欢迎您光临中山市台湾事务局官方网站!

关于我们

台务动态

更多>>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详细信息
第四版
专栏:2012年12月第3期(总第三十三期)
发布日期:2014-01-15
阅读量:4006
作者:佚名
收藏:

民革中山市委会组织台属党员开展台企调研活动

 

9月18日,民革中山市委会组织部分台属党员一行近30人到台资企业中山隆成日用品有限公司参观调研,听取情况介绍,了解台资企业在我市发展的情况。隆成公司董事、中山市台商协会副会长陈钊仁热情接待了调研组一行。隆成公司始建于1988年,是中山市第一家台资企业,致力于设计、制造和销售系列婴儿及学前用品,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从只有100多人的小厂发展成拥有5000多名员工的知名企业,成为了亚洲最大的婴儿车生产基地。近年来,隆成公司面对经济环境压力,加快转型升级步伐,以“技术升级”带动“企业转型”,实现从做产品到做标准的转化,由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跃升为行业标准的主导者。转型后年产值达到十几亿的规模,用工人数较转型前减少10%以上,新产品销售达到总销售额的60%以上。7月,隆成公司的“婴儿车”外观设计专利获得中国外观设计金奖,省政府对此予以百万元重奖。

参观活动结束后,民革市委会还组织台属党员举办“两岸关系形势情况介绍会”,加深民革台属党员对两岸关系形势的认识。市台务局副局长陆文伟作了情况通报。

1532070357235097187.jpg
调研组一行到隆成公司参观。

小榄镇台联会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12月18日,小榄镇台联会举行台属座谈会,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台属们认为,党的十八大关于台湾问题的论述为今后两岸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体现了党以人为本,为民谋利的执政理念,两岸关系和平发势头不可逆转。台胞台属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平发展之路的信心和决心更加坚定。(小榄镇台联会)

传统特色引重视  中山日报采访古思筹

 

去过港澳旅游的人都看见过,香港、澳门部分狭窄街道两边,经常可见商铺门口摆卖各种块状的花生糖、猪油糕、姜糖和核桃糕,许多游客也把这些特色小食当作手信买回家。其实,这些传统特色食品的发源地应该就在中山。可如今,本来是原产地的中山街头却较少看到这类传统特色食品。
    花生糖竟做到上千万年产值
    最近,记者在火炬区小隐村探访已经连续担任了三届市政协委员、市台联会常务理事的古思筹,被他开设的专门制作中山传统特色食品“中山四宝”的工厂所吸引。
    什么是“中山四宝”?就是中山的传统美食猪油糕、花生糖、姜糖和核桃糕。古思筹告诉记者,他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是商业局的员工。当时,他看到不少人丢掉铁饭碗下海创业,自己也怦然心动。可“下海”做什么生意呢?他想起小时候经常看到妈妈在过年过节时做的猪油糕、花生糖等中山特色小食。“我为何不试一试做这个特色小食?”
    于是,他辞去公职,把“第一桶金”的“宝”押在了猪油糕、花生糖之上。可是,他并没有掌握做猪油糕、花生糖的手艺。他一直不停试验,直到煮第九锅才开始成功。经过古思筹的摸索,今天的“中山四宝”做法与传统做法已经大不相同,猪油糕已经不再使用猪油,而是选用成本更高但对人体更健康的菜油。
    目前,他的产品已经远销至河南、河北甚至新疆等地,一年产值可达上千万元。
    传统特色食品亟待继承和开发
    古思筹告诉记者:“我生产出来的货都能卖完。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以来,客户都是排队提货,生产多少就能卖多少。”在当前内外销市场低迷的严峻形势下,许多制造业的老板都在为没有订单发愁,为何古思筹做那些小小的猪油糕、花生糖却订单不断而且供不应求?
    古思筹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只不过是许多人看不起这小小的传统特色食品生意,没有多少人愿意做而已,而他不仅非常专一,制作工艺也相当独特,用料也是选最好的,才能在客户中获得好口碑。
    古思筹说,其实中山有许多富有特色的传统食品,但在中山得到继承保护的并不多。正因为中山没有把它们保护并开发利用起来,导致这些传统特色食品流传到香港澳门地区却变成了广受游客欢迎的当地风味食品。因此,如何把真正属于地方的传统特色食品保护好,并发扬光大,使之成为中山的城市名片之一,这应该引起中山有关部门的重视。


月到中秋人未圆 

  市台联会常务理事、市实验小学   胡桂兰

 

又快到中秋了,航空、铁路、公路又像春运一样忙碌起来,回家的心像候鸟,朝着父母守候的小屋飞去。虽说折腾、辛苦,但感觉踏实、幸福,因为有人等你。无处可去倒是悲哀了。

因为种种原因,今年不能回去,当然春节回家陪父母过是一定的。想象中家里还是热闹温馨的,因为哥哥姐姐的小家庭大大小小足有十来人在陪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吃着团圆饭,父母还是会感到温暖的。但我知道,曲终人散之后,明月高悬之时,父亲的心一定是痛的,因为他的长兄违约了,永远都不可能和他一起过中秋了。

伯父是1949年随溃败的国民党军队最后一批从上海去台湾的。一走就是四十年,从此,月圆之夜人不归,花香之地无和平。直到1988年,两岸三通后,伯父回家的信才辗转天津、湖南岳阳老战友的亲戚寄到家里,阔别近半个世纪(伯父是1945年被国民党抓的壮丁)终于要回家了,父亲每天都掐指算着伯父的归期。 

秋天,伯父终于绕道香港回到了我们的小城,永生难忘的是伯父回来那天,兄弟俩隔着二三十米能看清对方的时候,二人都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再也迈不开步子,放声大哭,过路的人群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当亲人们搀扶着他们走近的时候,兄弟俩抱头痛哭,伯父突然撩起父亲的裤脚,看了看,说“是我弟弟,我走的时候,你被狗咬了,伤还没好,肯定留下疤的。”听母亲说,当年父亲被狗咬伤,无钱医治,伯父才被迫卖了壮丁。

相聚的日子里,兄弟俩形影不离,所有的思念,都化作夜夜的对饮三杯,彻夜无眠。他们谈起了当年的苦难,谈起了早已过世的爹娘,谈起了伯父十五岁时祖母给他领养的童养媳的下落,谈起了父亲文革时遭受的迫害,谈起了雨过天晴的现在和无限美好的未来……

终于回家了,回家的路整整走了半个世纪,骨肉兄弟终于团圆,伯父终于回到了他童年的村庄,到父母的坟头磕了无数个响头。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童年的伙伴如今都是孙儿绕膝的爷爷了。

月亮还剩一个小缺口的时候,伯父的归期已至。他们高高兴兴地分别了。因为他们相约两年后一定在大陆一起过中秋,实现真正的团圆。伯父感慨地说,“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无数个中秋之夜,他只能遥望明月,泪洒他乡。回家的念头从没有断过,这次回去,他就着手办好一切手续,回家乡和父亲一起安度晚年。

可是第二年春天,花还没有开,就从台湾传来噩耗,一向身强体壮的伯父突然脑溢血去世。这个打击,让父亲一下子病倒了,整整半个月,不出门,关自己在房间,巨大的打击让父亲坚强的信念顷刻坍塌了,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巨大的痛苦让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经过家人多日的安慰,父亲才慢慢缓过神来,也许他想通了,逝者长已矣。不这样想,又能怎样呢?父亲只能永远带着对长兄的思念度过余生了。四十五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眨眼一瞬,可是对个人而言,却是从少年到老年的一辈子。四十五年,只见过一次面,这一生就过去了,也许人生就是这样残酷。

又快到中秋了,对父亲而言,是一个令人期盼的日子,也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日子。欢愉的背后,父亲一定是独饮伤悲,我们谁也不忍心揭开父亲这块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疤。

遥望星空,寄语明月。祝老父亲安康长寿!

上一页:第三版
下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